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东文学发言人

首届“棋山杯”全国文学大赛参赛推选稿件

 
 
 

日志

 
 
关于我

毕业于北京舞蹈学院。

网易考拉推荐

棋山杯”征文 (散文)《满乡杀猪菜》作者:孙玉秀  

2015-09-06 18:27:24|  分类: 综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提到东北的杀猪菜,相信人们莫不耳熟能详。凡是土生土长的东北人如果驻留外乡,每次提到杀猪菜,定会百般回味,心神向往。

其实“杀猪菜”源于满族的习俗,虽然满族人已逐渐被汉化,但满族文化已在无形中渗透到人们的生活中。比如“抹布、埋汰、炕琴、饽饽”等词汇就是来自满语,杀猪菜、黏豆包等都属于满族人的餐饮习俗。作为土生土长的满乡人,对杀猪菜更是偏爱有加。

   有人一定会问:杀猪菜真的有那么好吃吗?要你来到东北,随便在哪一个城镇的饭馆,估计都会找到杀猪菜吧?回答是肯定的,杀猪菜真的好吃,但绝不是饭馆里的,也不是自己随便买几斤猪肉血肠炖好的。真正的杀猪菜也要是土生土长的,浓浓的乡情和厚重的乡土味如果正赶上乡亲杀猪,炖好一大铁锅猪肉酸菜,肉香四溢,保你口流,那是绝对的口福。

每年的冬腊月,按照满乡人的习俗,也就到了杀年猪的日子。那些时日,如果你去了乡下,会见到乡亲们的脸上都洋溢着笑容的。见面的话题大多是在炫耀自家的肥猪有多重,那种自豪感决不亚于得一块奖杯,绝没有一个人诉说自己这一年喂猪的辛苦。接下来的话题就是彼此盛情邀请,都想让亲朋好友和近邻来自家分享美味杀猪菜,品一品谁家的猪肉更香,谁家的老白干更醇正。

近日连续飘了几场雪,气温骤降周末接到母亲的电话:“天冷了,家里养的那头肥猪该有四百斤重,也不喜欢吃食,邻里们都杀年猪。我已经求好帮忙杀猪的,也请了客人,只等你们兄妹几个明天赶紧回家。”

母亲的话让我心里一阵暖,赶紧说:“我们明天一定早些回去,只是您明年不要再养猪了。辛辛苦苦喂了一年,去了饲料和苞米的本钱,也不剩什么,何况您的腰腿总疼,不合算啊。”我们兄妹几个总是这样劝导母亲。

“那怎么行?妈养猪又不是为了赚钱。到年底不杀一头肥猪,你们几个孩子盼了一年,还能吃到咱自家杀猪菜吗?买来的肉不香,除非等我老得不能动了,听你们的,也就不养猪喽。”母亲的回话让我无言以对,内心却是酸酸的感动。

第二天等我们兄妹赶回家时,杀猪的活儿已接近了尾声,内心多少留有一些遗憾小时候最怕听杀猪的声音,几个人抓猪捆绑时就会没命地惨叫,多少年也不敢正视杀猪的场面。猪那边一惨叫,便赶紧捂上耳朵转身就跑。那时最不情愿干的活儿就是拿着高粱杆儿搅拌猪血,看着多半盆的猪血,心里同情它的命运,可到吃猪肉的时候,只记住肉香,其余会忘得一干二净。

那头肥猪已经收拾干净,摆在两张桌子上,劈肉的、洗肠子的、切酸菜的、兑猪血的大家冒着寒气,屋里屋外忙着,满屋子热气腾腾,满屋子欢声笑语。“回来吃杀猪菜了你母亲盼了好几天,就等你们这些孩子帮忙的邻里乡亲和我热情打招呼,一种久违的亲近感油然而生。

我换了衣服,蹲在灶前加劈好的木材,满灶膛的柴火噼里啪啦好像卖弄着喜悦。大铁锅里的水已经滚沸,母亲端来一大盆洗净的猪肉、猪肝、猪骨、猪肚、猪尾巴,一块块放入铁锅里。猪尾巴是留给掌刀人苏老爷子吃的,听说他到谁家帮忙杀猪就喜欢吃这一口。小时候姥姥一再强调说吃猪尾巴怕后,尤其小孩子不能吃吃了不敢走夜路。所以我从来没想过也不敢吃,但同样是怕后,尤其是夜路,曾天真地缠着姥姥问:俺没吃猪尾巴怎么还怕后?姥姥不是笑而不答就是遮掩着:小孩不能乱问,老祖宗就这样说的。现在才知道一些端倪,在那物质贫乏的年代,猪尾巴是留给长辈人吃的。

半小时后,已经是满屋子肉香了。母亲掀开铁锅,拿筷子扎试猪肉熟烂的程度。煮猪肉也是技术活儿,时间短了猪肉不香,时间长了猪肉不嫩,只有火候到了,才能起锅。煮熟的肉捞出来之后,赶紧趁热盖好。

剩下半铁锅的肉汤,加入一大盆自家腌制切好的酸菜,然后放入葱姜蒜等各种调料,再炖一小时。另一边已经开始煮血肠,那是一道更精细的活儿,加入调料搅拌勾兑好的猪血,用漏斗灌进猪肠,再用细麻线系住,放入烧好的镶边儿水里慢慢,拿来一根针,隔几分钟扎一下,不冒出猪油就意味着煮好了

切好几大碗香嫩的五花肉、几大盘子血肠,分别用滚热的酸菜汤烫热,然后加上酸菜。外加猪骨撕下的瘦肉和猪肝、几盘春天保存的山野菜(猴腿蕨菜之类,纯正的绿色佳肴)几样青菜小炒盘色香味俱全的凉菜、自家产的江米加小豆煮好的米饭,热气腾腾端上饭桌,香味阵阵扑鼻而来。看着眼前满满的一大桌子菜,你顿时会觉着肚子饿迫不及待地一块猪肉,蘸着蒜酱咀嚼,嫩而不腻,满口肉香

 同样的杀猪菜摆了三桌,请来的远亲近邻围坐。如果请不到客人来吃酒,那是一件很扫兴的事,第二天一大早天刚亮就要再去邀请。如果村里有几家赶巧同时杀猪,那就要看谁的情面大去谁家,没有请到客人的都觉着丢了脸面,第二天再补请,这或许就是满乡人的热情豪爽之处。

长辈的不喝啤酒,六十度的老白干一下肚,打开话匣子,推杯换盏好不热闹:村西头儿老张家养牛赚了几万村东头儿老李家今年承包了三十多亩地,刚卖了四五万斤粮食;老王家的林下参一下子卖了八十万,给儿子在县城里买了一栋楼一辆车。一个赛一个的牛气,让人艳羡不已。谁家要娶儿媳,谁家要建新房,谁家日子有些紧巴,没了劳力需要大伙帮忙照顾,一句接一句,如数家珍。今年刚建了新房又娶了儿媳的苏老爷子,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一杯酒下肚,拿起筷子敲着酒杯唱起了东北二人转,邻居王婶干脆下桌扭起了大秧歌。笑声钻出了红屋顶,绕着自家的炊烟飘散在乡村的上空。

 等我们临行时,母亲早已准备好了八九份猪肉,一袋袋分给儿女、远亲和没有年猪的乡邻那一大锅杀猪菜也分装了好几袋,外加地瓜、豆子、萝卜、玉米碴子、小米等,车子的后备箱被塞得满满的。“妈,我们不带了,您忙了一年,自己连一条猪腿都没留下,那怎么行?”“傻孩子,都拿着,自家的猪肉吃着放心。你姥姥活着时就说过:好东西自己吃只能香一时,分给大伙儿吃能留名一世。我和你爸能吃多少?原本就是打算分给你们的。”母亲简单朴实的几句让我的眼角溢出了热泪,甚至说不出话来。

满乡人是热情好客的,大碗酒、大碗菜、纯朴的笑容、朴实热诚的乡土话,没有一样热在心坎里的。满乡的杀猪菜更是美味无比,让人留恋不已。因为它承载着两代人浓浓的亲情,承载着邻里之间互助的真挚情谊,承载着厚重而又无可替代的乡土情

不信,你也来满乡,走进农家亲口尝一尝

     

 

个人简介 :孙玉秀 满族 笔名文竹、桃源文竹。2012年开始写散文诗歌小说等文字,辽宁省散文学会会员,本溪市作家协会会员。作品陆续发表在《桓仁县报》《五女山》《辽海散文》《辽东文学》《本溪日报》《风荷》《天下书香》以及盛京文学网、辽宁作家网、中国作家网和其他网络电子刊物。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