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东文学发言人

首届“棋山杯”全国文学大赛参赛推选稿件

 
 
 

日志

 
 
关于我

毕业于北京舞蹈学院。

网易考拉推荐

"棋山杯" 短篇小说《闪动的幽灵》 作者: 曹中逵  

2015-06-27 20:03:57|  分类: 综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村部出来,已经九点多了,村长周海推着电瓶车站在村部门口,孤单的路灯拉长了他孤独的身影。初春的夜凉风习习,摸着尖尖的洇湿烈酒的下颌,看着灯外黑洞般的世界他猛地打了一个寒颤,随即双手揉了揉满脸酒味脸颊,干咳了一声,就跨上了电瓶车。他用手带了一下头盔的防风罩,透明的防风罩在他无数次醉酒摔打后已经不能随意地卡在一个想要的位置,防风罩顺着他的手势耷拉在他像英国人一样的琢鼻子上。车灯撕开一道黑夜的口子,周海哼着小调沿着刚刚交付使用的水泥村道向家里驶去。

嗖,闪出一个黑影。

借着一丝依稀朦胧的月光,一个看似像人的黑影跃过水泥道蹿向丛林。上坡时灯光由亮变暗,晃动的刹那黑影停留了片刻。惊怵的周海慌忙一个急刹,车子歪了几下,眼看要倒向水沟,他踮起脚尖想快速调头,发抖的双手只得放开手刹,加快油门向前冲去。看似人影闪过的地方枝叶还在发出瑟瑟的响动,周海故意干咳两声,斜睨了响动的地方一眼。什么都没有,也许是自己走神看花了眼。他这样安慰自己。

离家也就两公里地,周海猫着腰趴在电瓶车上,即使是这样的车速也不能快过脱离险境的心情。轮胎摩擦地面卷起的砂子风一般地扬起在身后,他不时向后回望。朦朦胧胧的树影在尾灯的闪影里快速地倒去,随之变成一条紧窄的黑洞。惧怕感也随之紧缩在心尖,比初春的夜寒冷带来的寒颤更加猛烈。

抬眼就到了村口。周海调转车向后照去,什么也没有,只有风在虬枝上纠缠着发出碎碎轻微的细响。

见鬼!他对着水泥路骂了一句。

周海沿着蜿蜒穿过村里的水泥道慢慢地骑着。远远看见翠花家的灯还在亮着。周海停下车环顾四周,静悄悄的。他依旧把电瓶车骑向翠花家屋檐侧边的黑旮旯边,掏出手机。

翠花,快开门。他轻轻地对着手机喊翠花。

翠花灭了灯。夜死一般寂静。吱,防盗门开出一条缝,周海在黑暗处对着翠花晃了晃手机的亮光,翠花蹑脚蹑手地打开防盗铁大门向周海招手。周海轻轻地干咳一声,环顾四周急忙拉下头盔的防风罩低着头推上电瓶车向翠花家溜去。

怎么才来?翠花一把抱住还未停稳车的周海说。

见鬼,刚才看见一个人影在路上跑,个子和我差不多,胖瘦跟你老公亮亮差不多。会不会是你家老公亮亮回来了?

怎么可能呢?不是被判三年么,现在才一年,哪会是他?

翠花走到房间伸手去拉房间的灯,微弱的月光洒在窗棂上,像从水里捞出的一张大方块纸一般惨白,透过窗纱静静地铺洒桌面上,她本能地向窗外扫了一眼。

嗖,一个缩着颈脖的黑影悠悠地在这方块间晃动着。

海!翠花低声喊着周海迅速向正在堂屋洗脚的周海跑去。黑影,鬼!翠花一把拉住周海的胳膊用手指了指房间的窗户。周海赤着脚一骨碌向房间跑去,翠花揪着他的手臂紧随其后。

看花了眼吧!鬼惊鬼咋的。周海看着翠花惊恐的样子镇定地说。

真的,我没有看错!翠儿羞答答地倚着周海的背,坐在床上,眼睛盯着窗户呆呆地发愣。将信将疑的周海推开翠花走过去轻轻拉上窗帘。

留一条缝隙,等会拉上,再看看究竟。翠儿嗫嚅着对周海说。

张着突陷眼窝吐着酒气的周海掀开窗帘再向窗外扫视一遍。窗外静静的,几只蝈蝈在不停地吵夜。要是平常他会觉得这蝈蝈的叫声是那么动听悦耳,可今天蝈蝈的叫声他听起来格外心烦。月儿已经露出半个脸儿,歇在水泥路面上的月光分外明亮,一只猫儿在路边走走停停,不时躬着背,眼睛向四下张望着。肯定是猫在窗户上行走时躬背的影子!一定该死的翠花看花了眼,胆小鬼,我说在路上看到黑影,她看什么都是黑影。周海摇摇头嘀咕。

是猫,没有别的。周海冷冷地说着回到床上继续去楼翠花。

又喝许多酒,不跟你亲热。翠花娇嗔地推开周海满口酒气的尖嘴,眼睛盯着挤进窗帘缝隙落在地板上白刃一般的月光。她被周海摁倒的刹那,月光像剑一般闪动。脱去外套的周海吐着酒气使劲地搂住翠花,摁在床上贴着她的脸。

剑!翠花指着地板上的月光惊叫。

周海放下翠花,向她手指的地方扫去。吓傻了吧,脑子有毛病。周海坐在床沿看着双手朦着眼发懵的翠花,不敢再吱声。

我还是回家去,看你心神不安的样子,一会要被你吓死。翠花没有说话,微微的抽泣像一柄月光般闪亮的利刃插在他的心头。

不许!亮亮被你弄到牢里去了,我现在害怕你却要回家,畜生!

谁叫你亮亮压死人逃跑。

我知道是你举报的。都怪我千不该万不该在你面前说这事,要不没有谁会知道。翠花说完,悔恨的眼泪淌个不停。周海诡秘地伸出手在翠花脸上摸着似乎是帮她搽泪水。

给亮亮修这条村道你还不知道我在书记面前说了多少好话才把标底弄出来让他中标的。周海一脸委屈地说。

他压死人不错,是不该跑,事情过去已经半年了谁会知道?你还是要把他弄到牢里去,你心里的小九九我早就知道。翠花泣哭着坐在床上不理周海。

嗖,一个看似有帽檐的黑影在窗帘的缝隙里停顿了一下。

翠花一把抱住周海钻进他的怀里,用手指着黑影。周海点点头,一把搂住惊恐颤抖的翠花。

我去看看。

周海光着脚轻轻地走到窗前贴着耳朵仔细地听,窗外有唦唦的声响,他猛地撩开窗帘,借着月光,一只黄狗悠闲在走在水泥路上,长长的舌头时而卷起时而舒展着。翠花拉起被子窝在被里,蒙住了头。

神经病!啪,地一声。

死狗!更深夜静的还在外闲逛。

他骂完就把窗帘死死地拉上,立马脱去衣服往翠花被窝里钻。

你走吧,借人家老公过不得夜。翠花背对着周海,一把鼻涕一把悔恨的泪水。

不走了,行吧!周海伶香惜玉般地搂住翠花说。

还是把灯拉亮,我怕。

一阵宁静过后忽然传来——叮铛,叮叮叮铛,几声金属敲击般的声响,在幽深的静夜格外清脆。周海翻身下床急忙关了灯。

轰隆一声,撼天动地一般震得他耳朵发麻。他光着身子甩开被条正要下床就被两个人死死地摁住,动弹不得。

刘亮亮,老实点!话音刚落,唰地,一道强烈的光柱照着他的眼睛。

什么人?干嘛?周海故作镇定地反诘道。

强光从周海的脸上移到另一个人掏出的纸上,扫到照片的时候,他们停下了,也放松了掐着周海的手臂。周海钩着头看着那张纸片“通缉令,刘亮亮......”

刘亮亮,跟我们走!来人不由分说掏出手铐,拍地一下套住周海的手。

我不是刘亮亮!周海挣扎着对着来人直吼。

翠花的嘴角抽搐着,他不是刘亮亮,刘亮亮怎么了?

他越狱了!来人冷冷地说。

嗖,一个黑影在窗前伫立片刻,晃动几下,随即消失了。

鬼!真的有鬼。周海惊叫一声,昏厥过去。

来人打开防盗铁门,挟着周海往门外走去,强烈的灯光照得门外白昼一般通亮。

嗵,地一声闷响。周海重重地倒在挟着人的手挽间。

刘亮亮在这!他放下木棍双手抱着头站在雪亮的灯光前。

我跟你们走。他嗫嚅着说,然后回过头狠狠地瞪了眼前哭哭啼啼的女人一眼。

作者;曹中逵,安庆市作家协会会员。发表作品有小说、散文。诗歌。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