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东文学发言人

首届“棋山杯”全国文学大赛参赛推选稿件

 
 
 

日志

 
 
关于我

毕业于北京舞蹈学院。

网易考拉推荐

[征文] 棋山杯《父亲与狗》 作者,时培建  

2015-05-15 15:33:54|  分类: 综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与狗

说起家里的那只狗,最有发言权的还要数父亲。狗刚出生那会儿就被父亲抱回了家,后来慢慢长大,不光成了家里的“看门倌”,有时还扮演着“牧羊犬”的角色,再到后来父亲病了,它每天都给父亲逗闷。父亲跟它的亲密感远比跟我们还亲,过去我每次回家聊起这只狗,父亲总是满脸欢喜,有讲不完的故事,渐渐地,往后回家我跟父亲聊的最多的也是那只狗,父亲满脸的兴奋真像个孩子。

父亲喜欢叫它小黑,我给它起名叫笨笨,后来,父亲也就随着叫了。笨笨长得并不大,虽说都是四五岁还生了两窝小狗的成年家伙,依然不足三十厘米的个头,满身黑黄相间的条纹父亲说有点福相,炯炯有神的眼睛充满灵动,哪怕是一只蚊子从眼前飞过也足以让它追跑一下午,两只耳朵每时每刻都是直愣愣翘起,直愣愣地听着这个世界。整个胡同稍有声音就会惹来它一阵狂吠,每到那时,父亲总会开玩笑地说:“得让西天井(西邻居)你大娘给咱们拿点钱,别忘了这狗也给她看着门呢!”每当这时,笨笨总是骄傲地摇摇尾巴。我至今都不知道为什么笨笨的鼻子总是像被舔过一样,并且每天都是如此,给人一种很精神、很萌的感觉,身体和四肢比例很匀称,虽然矮小但很健硕,它那浑身肉嘟嘟的样子甚是可爱。

笨笨很灵。且不说有人开我家门它会拼了命地狂咬,就是一个陌生人走进胡同只要让它听见,它也会立刻展开攻势:迅速跑到胡同头,恶狠狠死盯着对方,这时候父亲总是跟着跑出去,一路吆喝制止,才把它领回家。我记得笨笨刚到我们家时,母亲就说“把狗拴起来吧,咬到了人就不好了!”父亲总打哈哈:“这么小,拴着拴着就不长了,不用拴,来人我去招呼就是了!”就这样过了很长时间,有一次姐夫带着外甥回家玩,刚进门,笨笨摸不着头脑般地一阵狂吠,姐夫一气之下,把它拴了起来。吃晚饭的时候,父亲不放心出去看了好几次,等姐夫和孩子回家了,父亲又给笨笨“松了绑”,被解救的笨笨在父亲身边转来转去,又蹭父亲的裤子又舔父亲的鞋,父亲蹲下来像亲孩子一样亲了它一口,母亲逗几句:你看,跟爷俩似的!

农村的冬天很冷。那年笨笨生了第一窝小狗,母亲给它在院子草堆里铺得一个厚实暖和的窝,可是父亲总会在母亲熟睡之后很心疼地把狗窝搬到屋里,早晨趁母亲没醒再搬出去,通常院子里有动静,狗会叫上几声,父亲总会很耐心地跟它说“没事啊,别咬了,小心再让人家(指母亲)把你抱出去了!”笨笨这时就会很乖地摇摇头“哼”的一声躺下了。

要说笨笨最开心的事,就是每天下午跟着父亲去河边树林里放羊了。夏末秋初,农村树林里的青草肥肥的,河边的水也经过一个夏天的雨水慢慢涨了起来,真是草肥水美好时节。那几年,家里的羊并不多,一般就是几只大羊带着两三只小羊,父亲在前面拿着羊鞭,牵着老羊,笨笨像副官儿在后面撵着随时掉队的小羊羔,有时还冲着停在路边啃草的小羊羔汪汪几声,真是有点多管闲事的“嚣张”。到了树林,父亲把老羊拴在几棵被肥草包围的树下,然后摆开马扎,坐下,跟一些羊友(一些放羊的人)聊天、抽烟,笨笨有时会蹲在父亲旁边“偷听”,有时候也会跟小羊羔玩闹,有时候又会在草丛里打滚,还有时候跟一些小虫子玩个不停,父亲看到它,它更是撒娇起来,到处跑、到处蹿,偶尔听到父亲冲着跑远的小羊喊“小羊回来!”,笨笨就会毫不犹豫地放下手里的“活”拼命把羊撵回来,直到父亲冲它笑笑满意为止。

初秋的夕阳总是在不知不觉中沉到大山的西边,大树的背影慢慢铺满那条流向远方的小河,父亲总是磕一磕烟斗里的碎烟沫,揣在口袋里,抓起马扎,站起身来……笨笨看到这一幕总会习惯性地开始张罗小羊羔,像出来时候的样子,父亲在前,羊群中间,笨笨列后,一起回家了。

父亲生病的那些日子,笨笨成了父亲每天逗乐的玩具,看着父亲生病时无精打采的样子,笨笨的眼睛里似乎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神情。那天母亲扶着父亲进门,笨笨像疯了一样四肢完全站了起来,紧紧地抱住父亲已经不能完全站立的腿,任凭母亲又打又骂就是不肯松开。那几天,笨笨除了每天例行公事地看家护院,就是时不时跑到屋里“看望”父亲,它总把两只前爪搭在炕沿,后爪蹬地,使劲儿昂着头看着躺在炕上的父亲,默不作声,只是鼻子里发出一种怪怪的声音,每天都如此。直到有一天父亲能拄着拐棍下地了,笨笨好像又找到了从前的快乐,像个孩子一样顽皮,又像个大人一样懂事,怎么玩都不会碰到父亲的拐棍。父亲在天井里靠墙坐着马扎,笨笨在父亲面前上演着一幕幕“狗闹鸡棚”、“小狗刨地”、“自由体操式乱跳”、“转圈咬尾巴”等自己研发的游戏,闹得院子里“鸡犬不宁”,逗得父亲笑声不断,玩累了,它又像以前一样乖乖地趴在父亲脚边,用头使劲儿蹭着父亲的脚脖子,尽情享受着父亲的抚摸。偶尔看到我跟父亲聊天,它也会过来凑凑热闹,父亲跟我讲:“自从生了第一窝小狗,再加上我这一病没怎么管它,狗这两天都瘦了,你看看这身上的骨头都出来了!”父亲一脸怜惜,边说边抓挠着笨笨的身体,惹得笨笨又是一阵欢腾。

父亲走后,母亲一直想把笨笨卖掉,然后再去姐姐家住。那天办理完父亲所有的后事,临行前,我发现狗还在家里,走的时候,母亲抱着它一起上了车,在路上,母亲不说话,像父亲以前那样一住不住地抚摸着笨笨,那一刻,我似乎已经读懂了母亲的画外音。在车上,笨笨很乖,不再像以前那么调皮,也学会了默不作声,到了家,乖乖地下地,一声不吭趴在窝里,两眼无精打采地盯着地面,两只耳朵头一次耷拉下来,似乎整个世界都与它没什么关系。前几天,母亲在电话里说,笨笨又生了,生了四只可爱的小狗,很快就被人抢着要走了,可就是再也没见过它以前那种无忧无虑的蹦跳。

如今,每每想起这些故事,总有一幅画浮现在我的脑海:一位老人叼着烟斗蹲坐在并不高的河岸上,一只狗像侍卫一样蹲坐在老人身旁,昂头、挺立、远眺,时不时转头看看老人嘴里吐出来的烟圈,老人时不时转脸给狗一个赞许的微笑和欣慰的抚摸,背后的夕阳越拉越长,慢慢地铺满了老人和狗的后背以及他们面前的那条河,细长、绵柔、哗哗作响,河中的倒影一高一矮,一晃一晃,此情此景格外温馨,水草随风摇摆,惹得河水一圈一圈、波光粼粼流向远方,老人突然站起身准备离开,狗欢呼雀跃紧随其后,立刻打破了方才那一刻的静谧,而这一刻,却又显得那么温暖。

 

  

作者:时培建,男,80后青年诗人、作家,2007年开始先后在《中国作家》、《星星诗刊》、《中国草根》、《大众日报》、《山东文学》、《滨州日报》、《胜利日报》、《鲁中晨报》、《鲁北晚报》、《华夏文坛》、《齐鲁诗歌》等各类报刊、杂志发表诗歌、散文,作品入选《齐鲁文学作品年展》、《诗人与红高粱》、《当代民间诗群诗选》等多个选本,系滨州市作家协会会员,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