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媒体记者

 
 
 

日志

 
 

“棋山杯征文” [微型小说] 新媳妇巧巧  

2015-05-13 21:19:36|  分类: 综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山东莱芜    田茂泉

 

这弯弯的月亮?!【原创】 - 莉莉 - 开放的情歌【原创歌词版权所有】

 新媳妇巧巧,手巧嘴更巧,乐得大妈常在人前夸:“我这宝贝儿媳妇啊,天底下打着灯笼也难找。”

一天下午,婆媳二人正在院子里台阶沿上做针线活,大妈为巧巧扎鞋底,巧巧给大妈打毛衣。二人手上做活,嘴上摆龙门阵,先摆张幺爸成了富翁,又摆村里成立了婚姻介绍所,最后,巧巧逗着大妈:

“妈,我给您猜个谜:枣大枣大,一间屋子装不下……”

 说完,巧巧望了望头顶上的电灯泡。

大妈皱着眉,咧着嘴,停下手中针,正动脑筋猜,突然,从对门阶沿上二妈的鸡笼里挤出一只大红公鸡,这鸡几大步跳到院子中央,猛一下飞到了大妈晒着的糯米粉的簸箕里,这簸箕下面摆着一张小方桌。大红公鸡跳上簸箕,才将糯米品尝了一口,簸箕就来了个底朝天,大红公鸡一见惹了祸,连忙惊叫着,连飞带跑地返回了鸡笼中。

“滚你妈的蛋,你人歪鸡也歪嘛!”

大妈随着骂声一出口,手中的鞋底也出了手。“砰”得一下,没打着惹祸的鸡,却正打在了对门二妈的房门。

因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跟大妈结了隔阂的二妈,此刻,正独个在家中扎鞋底,猛听到对门冤家的叫骂声和砸门声,顿时火冒三丈,破门而出。

“你到大路上去打野老公嘛,打老娘子算啥!”

顷刻,一对冤家拉开了阵势,你有来言,我有去语,一个比一个声气大,一个比一个骂声毒。

巧巧着慌,扔下手中的衣线,像一只织布梭子,在大妈和二妈之间穿梭着,劝了大妈,劝二妈,大妈向前冲,巧巧去挡,二妈去拿棍,巧巧去拦。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这场口角平息。抬头一看,吆,太阳都落山了。

“妈,吃夜饭了。”

像往常一样,巧巧煮好了饭,去叫大妈,嘴儿甜甜,语气亲亲。

大妈黑着脸,一言不发。大妈在生巧巧的气哩,大妈想:“你是我儿媳妇,我和冤家吵嘴,你的胳膊不朝内弯,反而挡我劝我,这不是在照顾对门那个寡母子嘛!

婆媳二人吃了第一顿哑巴饭。

洗了碗,喂了猪,巧巧还想到大妈屋里去劝说几句,让老人家消消气。来到大妈房门的窗口,见大妈手端半碗小麦,用棍子搅拌着,嘴里自言自语道:

“你人欺人,鸡也欺人,老娘非毒死你几只不可……”

呵,明白了,巧巧想:二妈孤身一人,就靠养几只鸡供零花钱,万一……

巧巧连忙轻手轻脚地回到自己睡屋,关上门,拉灭灯,巧巧从门缝里透视院子一切。

“吱——”

大妈的门开了。月光下,只见大妈端着半碗拌了老鼠药的麦粒,朝对门二妈的鸡笼走去……然后急转身,返回了屋……

巧巧悄悄出了门,见大妈门窗上没有了灯光,便迈着轻快的步子,来到二妈鸡笼旁,将大妈倒下的拌有老鼠药的麦粒全部捧起来,装进了废报纸包中……

第二天一大早,大妈黑着脸,走闺女家去了。

大妈前脚走,巧巧就将早饭煮好,端着一碗饭走进了对门二妈的屋。

“二妈,快吃饭!”

嘴儿甜甜,语气亲亲。

二妈还躺在床上生闷气,巧巧又连忙给二妈端来洗脸水,等二妈洗了脸,吃了饭后,才甜滋滋地对二妈说:

“二妈,昨天为鸡的事主要怪我妈,我已劝了妈,妈也承认不该骂你……”

“嗯?……”

二妈不信。

“真的!”

巧巧说。

“那……糯米粉我……赔……”

“妈说不要你赔了!”巧巧说。

“畜生东西,谁家也不敢保证不出个一差二错。”

“嗯”。

二妈半信半疑了。

巧巧吃了饭,又给二妈补好鸡笼。然后提着提兜回娘家去了。

一顿饭功夫,巧巧从娘家提着半提兜糯米粉,高高兴兴地朝家走。刚走到大门前,见一头山羊,正好啃自家自留地里大头菜,二妈使劲地在吆喝着,追赶着,。巧巧知道这是二妈家的羊扯断了绳,连忙帮着二妈一道将羊敢回了羊圈。

当晚,二妈躺在床上,心头直打鼓。

昨天自家鸡弄翻了巧巧家的糯米粉,今天,自家的羊又扯断绳子,啃了自家地里的菜是小事,可又啃了巧巧家自留的大头菜呀!这咋个给巧巧她妈交待,唉,看样子,又得爱一顿臭骂了。

晚上,巧巧躺在床上也睡不着。心想:大妈和二妈本来为鸡的事吵了架,要是再为羊的事……嗯,对了,好……有了……巧巧笑眯眯地闭上了眼睛。

第三天吃过早饭,巧巧主动到大妈的闺女家去,接妈回家。大妈见儿媳亲自上门来接,心中的气消了大半。但大妈想起给二妈的鸡笼外放毒药的事,以为一定会毒死鸡,一定会遭二妈的臭骂。于是便问:

“巧巧,我走后,对门子骂人了?”

“没有。”

巧巧的头摇得像拨浪鼓子。

大妈不信。

“当真,不信你回去看。”

巧巧说到这里,马上哭丧着脸嘟着嘴。

“妈,你走后,我又惹了个祸!”

“呵?”

“昨天喂羊,我忘了关羊圈门,羊跑出去啃了自家自留地的大头菜……”

“那没啥关系。”

“是!”

巧巧说:

“还啃了二妈自留地里的菜!——一大片!”

“吆!她知道了?”

巧巧点点头。

“骂人了?”

巧巧摇头说:

“二妈说,都是不小心,没啥关系。”

“……”

大妈张着口,半天没合上。

“妈,二妈的鸡踩翻了咱家的糯米粉,二妈赔了咱——在屋里。”

“那……她家的菜……”

“二妈说,菜就不赔了。”

“……呵?……呵……巧巧,我们回去。”

婆熄二人回到家,大妈故意跟巧巧大声说着话想引起对门注意,见对门有什么反应,结果,对门却是鸦雀无声。

“妈,这是赔你的糯米粉……”

“呵,不……不……”

大妈的眼睛湿润了,连忙从口袋里取出几个热气腾腾的发糕(这是闺女给她做的)。

“巧巧,给你对门——二妈拿两个尝尝。”

“是!”巧巧来了个“立正”。

“妈,我再给你猜个迷:

兄弟五六个,抱着桅杆坐,老了闹分裂,袍子都扯破——是啥,你猜。”

说完,巧巧拿着发糕朝二妈门口走去。

巧巧给大妈出的这个谜,是一个老掉牙的,谜底是:蒜。

大妈不动脑子也能猜出,不过,大妈并没有说出谜底,老脸儿和耳根像红纸一般……

作者简介:

“棋山杯文学大赛征文” [微型小说] 新媳妇巧巧          作者:山东莱芜    田茂泉 - 艳艳 - 山东文学发言人

       田茂泉,笔名唬、牛、墨牛,中共党员、大学文化、国家公务员。系中国国际文学艺术家协会会员、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会员、莱芜市作家协会理事、莱芜市第一届文艺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作家【赢牟文学】实力派写手联谊会主席、山东广播电视台齐鲁拍客团骨干成员。
     田茂泉从事新闻报道和文学创作三十多年来,把新闻写作和文学创作当作他自己生命的一部分,成绩斐然、荣誉满载。
从1984年至今,他先后有1800多篇新闻消息、通讯、报告文学、小说、诗歌、散文发表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解放军报》、《国防时报》、《中国民兵》、《黄河民兵》、 《时代文学》、《山东文学》、《时代文学》、《大众日报》、《农村大众》等50多家报刊杂志上,有99件作品荣获国家、省、市新闻和文学奖。其中;报告文学《明天》,获1998年济南军区[前卫报]举办的“龙年双岳杯”有奖征文二等奖,报告文学《部长解甲第一天》,获1990年[国防时报]举办的“幸福杯”家庭有奖征文一等奖,民间故事《棋山传说》,获2001年山东省莱芜市旅游局、地税局联合举办的“税研杯”民间故事大赛一等奖;山东首届文化艺术“精品工程”优秀作品奖,长篇小说《铁城血案》,分别获2002年山东省“黄河杯”文学创作二等奖、2004年山东省青年作家优秀作品一等奖;小说集《田牛墨雨》,获2004年当代作家优秀作品一等奖。

    个人传略,分别被载入《中国当代艺术界名人录》、《中国小说家大典》、《中国现代作家辞典》、《中国专家人才库》、《中国优秀人才大典》、《世界人物辞海》、莱芜《十卷书 村庄》第8卷、《世界文化名人台典》、[时代楷模]等书籍。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