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东文学发言人

首届“棋山杯”全国文学大赛参赛推选稿件

 
 
 

日志

 
 
关于我

毕业于北京舞蹈学院。

网易考拉推荐

[第二届“汶水杯”全国散文大赛征文] 云台村 离天很近 作者:河南省博爱县 马冬生  

2014-10-07 20:17: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云台村漂浮在白云深处,在豫西北怀川平原之上,在城市之上,在时间之上。盘旋的山路是一条线,云台村就是放远了的风筝。把山抽走,云台村就像是空中楼阁。走进云台村,就走进了心灵的居所。

云台村,离天很近。这么近距离的看天,我无语,天无语,直叫人看得心痴神迷。如果高声说话,恐怕会把天吓破,惊扰了天神。在这里,我不关注地面上的政坛风云、股市行情,任思绪在蔚蓝的天际和云台村一起漂浮,或奢望与仙女邂逅一次艳遇。现在,我才知道,在地面上看到的星星,肯定有几颗就是云台村夜间亮着的灯盏。

云台村的人家搬迁到了山下,留下一座座古朴独特的石房子,空成梦的衣裳。云台村空了,未来将要发生的事情不再发生。只是这里的山石草木和生命孕育的炊烟、民谣,我不知还能否找到,大概不会被岁月遗忘吧。

踏着纤尘不染的青石街,穿过山榆枝扎的篱笆墙,我走近一座石房子,轻轻地推开一个门缝,我看见了墙上留下的岁月的影子,爱情的影子,生命的影子,随着脱落的墙皮,一些记忆慢慢消失。没有人告诉我谁在这石房子里居住,娶妻生子,现在生活的怎样;谁推过这石碾子,留下时光的印痕。我推开的门缝,还是让我轻轻合上吧。在向阳的坡地,我还恍惚看见了一个老人与一头老牛,只是当我走近了,却不见了。我朝着天空喊一嗓子,没能把他们喊回来。我想,石磨盘、石碾子永远是山村的轮子,云台村还会行进在通往天堂的路上。

在云台村做一株植物、一只野兽也是幸福的。云台村,被那么多的林木簇拥着,被那么多的鸟兽谛听着,我想采集一枚枚形状各异的叶子做标本,可又怕触伤了它们。在这里,一种植物也许不认识另一种植物,一种动物也许不认识另一种动物。但是,他们却从来没有要离开云台村的意思。我是叫不出他们的名字,我和他们是陌生的,陌生真好。我静静地听着植物绽放的声音。而天底下,又有谁能听懂植物的心事呢?我好象被什么洗过,林木的香气吹进肺腑,整个人变得清澈透明。

在云台村,我还爱上了缓慢与静止的岁月。我看见了一只寒蝉、一片叶子、一块石头的惬意与幸福。在这里,我没有采撷一片浮云,我的细心无人看见,我是多么想让人在意我的这种细心。云台村附近有一寺,叫雪林寺,我没有走进它。深山藏古寺,就让雪林寺还藏在山的深处吧,高耸的塔像一枚钉子还钉在天的尽头吧,我能想见它带给云台村的古奥、深邃、空灵、幽美。

谁都想住在这云台村,住在这天上。大石盘是谁留下的硕大的钱币,却未能如愿。空着的云台村,像空着的巢,在等待鸟儿归乡。

 作者简介

马冬生,男,1969年生,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博爱县作协副主席,中国历史文化名楼——鹳雀楼文化使者,国旗文化传播使者。诗作散见《诗刊》台湾《葡萄园诗刊》日本《亚洲诗坛》加拿大《海外诗刊》《北京文学》《星星诗刊》《诗歌月刊》《诗选刊》等百余家报刊。曾获中国诗歌学会《诗刊》《诗选刊》《星星诗刊》等主办的全国诗歌大赛奖百余次,并被邀请到北京、永济、西安、重庆、宁波、合肥等地参加颁奖典礼。河南卫视等媒体专题报道。著有诗集《燃烧的雪》散文合集《岁月印痕》。

  评论这张
 
阅读(19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