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东文学发言人

首届“棋山杯”全国文学大赛参赛推选稿件

 
 
 

日志

 
 
关于我

毕业于北京舞蹈学院。

网易考拉推荐

[第二届“汶水杯”全国散文大赛征文 ] 焦大是骂谁? 作者:北京 李 铁  

2014-06-15 17:19: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红楼梦》里,焦大骂人是很瞩目的事。焦大先骂大总管赖二,说他不公道,欺软怕硬,“有了好差使就派别人,像这样黑更半夜送人的事,就派着我了。没良心的王八羔子,瞎充管家!你也不想想,焦大太爷跷起一只脚,比你头还高呢!二十年头里的焦大太爷眼里有谁?别说你们这一把子杂种王八羔子们!”又骂贾蓉:“你别在焦大跟前使主子性儿。别说你这样儿的,就是你爹,你爷爷,也不敢和焦大挺腰子呢!不是焦大一个人,你们做官儿享荣华受富贵?你祖宗九死一生,挣下这家业,到如今不报我的恩,反和我充起主子来了!”“我要往祠堂里哭太爷去。那里承望到如今生下这些畜牲来,每日家偷狗戏鸡,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我什么不知道?咱们胳膊折了往袖子里藏!”柳湘莲也说:“您们东府里除了那两个石头狮子干净,只怕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

谁都知道焦大是指桑骂槐。那么,焦大和柳湘莲是骂谁呢?

通常认为,他们骂的是贾门子弟,特别是骂贾珍。贾珍和秦可卿有“不伦爱情”,所以是“爬灰”。“养小叔子”的有可能是王熙凤,所以焦大也是骂王熙凤。果真是如此吗?

顽童闹学堂之后,璜大奶奶去找秦可卿算账。但是秦可卿生病了,她见的是贾珍妻子尤氏。尤氏一席话让璜大奶奶把算账的想法吓得丢到爪哇国去了。从尤氏的话语中看,尤氏对秦可卿的关切是发自内心的,没有一丝的勉强。如果贾珍和秦可卿有什么风吹草动,尤氏岂能一丝不觉,岂能不心怀怨愤?贾珍和秦可卿有“不伦爱情”,这种说法很流行,但我现在也不知道是哪儿来的。反正曹雪芹没写,脂砚斋也没写,这是一个历史冤案。

且不论“养小叔子”有无真假,王熙凤是荣国府的人,跟焦大也没太大关系,原来都不认识。王熙凤并没有得罪焦大,焦大骂王熙凤干嘛?

焦大骂人的话是“没天日”的话,众人吓坏了,忙给他塞了一嘴马粪。有人认为,宁国府没有言论自由,其实“没天日”的话就是骂皇上的话。贾宝玉也是“一时有天无日”,心里也没有皇上,所以十分欣赏焦大的骂话,觉得有趣。

     反着看《红楼梦》,贾蓉是代表乾隆皇帝的“香芋”。曹家是清王朝的功臣,但是没有落着什么好下场,因而对皇家产生仇恨。曹雪芹有通过焦大为自己家族辩冤和自我表白的意思。

     脂砚斋批注:“忽接此焦大一段,真可惊心骇目。一字化一泪,一泪化一血珠。”《红楼梦》产生260年来,除了脂砚斋,可能还没有人知道焦大骂人一段“惊心骇目”,可能也只有脂砚斋一个人知道焦大一段“一字化一泪,一泪化一血珠。”

     多年来,人们并没有看懂《红楼梦》,只好捕风捉影,把账算在贾珍、秦可卿和王熙凤头上。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