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东文学发言人

首届“棋山杯”全国文学大赛参赛推选稿件

 
 
 

日志

 
 
关于我

毕业于北京舞蹈学院。

网易考拉推荐

[第二届“汶水杯”全国散文大赛征文 ] 记忆中的“年” 作者:四川省凉山州贾巴尔且(彝族)  

2014-06-15 17:16: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年11月份,大春收割完了,山坡上的各种树叶变成了五彩斑斓,一年一度的彝族年就要来临了。

小时候,孩子们最盼望的就是逢年过节,我们彝族孩子们最最盼望的便是彝族年。因为只有彝族年,你才能可以连续三天吃得上猪肉,在当时就算你家里很穷,宰杀不起一个过年猪,左邻右舍和亲戚朋友知道了就会拿一些过年猪肉给你家吃,因此过年这三天吃肉是没有问题的。至于什么春节、端午节这些不是关于“吃肉”的节日,什么时候到我们都无动于衷,也从来不关心过这些。

在生产队时,我们家乡有五十多户人家,每天出工劳动,做活路这些都由生产队长来统一安排,然后评“工分”,每年大小春收割完以后,所有的粮食都会集中在仓库里里面,统一晾晒,统一保管,统一背“公粮”交售给国家,再统一按人口和“工分”分配“口粮”,分配粮食一般都是也“工分”为准。

那时,我家7口人,吃“闲饭”的人多,参加生产队劳动的人只有积劳成疾的母亲一个人,招赘养家的重担自然落在她的头上。父亲是在我们乡信用社工作,一个月只有十多块钱工资,除了在乡上和下乡时交一些生活费和生活补助以后,就了了无几。我家离乡政府近,父亲为了节省一些钱,补贴家用,如果他不下乡在乡上,早晚两顿饭他都会回到家里面来吃。有时候由于家里特别需要钱,工资还没有发,他就先借别人的钱,等工资来了还不够还别人的。他唯一的嗜好就是抽烟,在那个年代都没有办法,只能抽土烟。因此,相当于我们一家人就靠母亲一个人挣工分来维持一家人的生计。

每年分粮食时,有劳动力的人家分得多,而我家除了扣掉在生产队借的“口粮”,就没有好多粮食了,别人分得到钱,我家每年都欠生产队的账。到第二年春夏就开始断粮了,有口无粮。向生产队借粮食,向亲戚朋友借粮食。发动一家人到山坡上种植洋芋的地块翻地找洋芋,有时候看见路边有几颗包谷、豆子,都会弯腰去捡起来,每一年我们就少不了吃一些野菜来充饥,总是羡慕那些人口多、劳力多的人家户。

于是父亲没有和母亲商量,于1976年悄悄辞退了自己心爱的那份工作,回家修补“地球”,带回几百块钱辞退金,一年就把生产队所欠的钱全部还清。由于他做活路这些都很卖命,生产队每天都给他评的是最高的工分,让人羡慕不已。才回家一年,我们家不仅分得到多的粮食,而且还分到了钱,妈妈脸上露出温馨和甜蜜的笑容说:还是你爸爸回来好,我家从现在起肯定吃饭穿衣应该没有问题了,那天还杀了一只鸡来庆祝,到现在我都记忆犹新。但回到家里不到几个月,父亲就瘦了一大圈,手掌已经长满了厚厚的一层老茧,现在每当回想起父亲那时候疲惫不堪的样子,我的心象锥刺般受。

由于家庭贫困,没有粮食来喂养一头小过年猪,每年都掰起拇指数着五一劳动节和十一国庆节的到来,因为这两个节日,作为生产队来说是最大的节日,所以生产队每年都早早的作了安排,叫饲养员选择好几个猪和牛来特殊喂养,节日到了,派一些人来宰杀出来,砍成一两左右的砣砣肉,按人口多少分成堆堆肉在生产队的坝子里面,每家每户拿起锅碗瓢盆来端肉,也只有这个时候我们人口多的人家才骄傲,因为分到的肉多。我们经常淘气地问饲养员五一劳动节杀哪头肥猪?问放牧人宰哪条牛?。那时候,生产队喂养起的四大牲畜,由于没有粮食来喂养,瘦如火柴,在当时那里能想象现在这样膘肥的牲畜。

为了让我们几姊妹在彝族年能够吃得起猪肉,父母想尽办法从亲戚朋友家赊起小猪儿来喂养,由于舍不得拿粮食来喂养,我们姊妹成为家里的饲养员,经常早晚背起一个比自己身体还要大的背篓打猪草,掰起拇指数好久才过年?手指脚指一起算,由于数不来数,过去了一两个月,还是没有数到要过年而伤心。父母为了让我们高兴,常常给我们说,只有两天了,后天就到了,但是永远都有一个后天。有时候,为了挣工分,我们参加过劳动,生产队一天给你评上2分工分,相当于一个劳动力的三分之一。

经常找过年柴禾一二十捆,有干的,也有潮湿的,一个彝族年来临之前,你的背上必定是长满了血泡和老茧。当然还要帮父母推磨,每到过年前就推好多好多的玉米面和苦荞面,母亲为了不影响第二天劳动,半夜三更就起来推磨,哗哗哗的声音使我从梦乡里醒来,想到母亲劳累,我也起来搭把手,由于我个子不高,用板凳垫起推,有时推猪饲料的时候,干脆站在石磨下面接面粉的大木槽里面,人吃的面粉就推细一些,而喂养牲畜的要粗糙一些,因此巴不得推喂牲畜的粮食,特别是推那些湿的粮食,那石磨重得转不起来,必须用好大的力。

盼星星,盼月亮,无数次的数着过年天日,终于只有三天了,虽然说只有三天了,其实比三个月还要难熬,好像这几天的时间更长似的,特别是宰过年猪的头一天晚上,激动的上蹿下跳,父母没有办法,只好烧一个大柴禾疙瘩,一家人围在三锅庄周围,听父母讲神话故事,给我们催眠。

日子恓惶地让人盼到了彝族年,可以美美地吃一顿肉了,第二天早上天没有亮,父母就把我们喊醒,我们也帮忙打扫卫生,洗碗筷。然后开始煮荞粑粑,杀阉鸡。由于我家人多,一只阉鸡喂了一两年,还不是只有几斤,拨掉鸡毛,肉便少的可怜。平日里只有来特殊,分量重的客人时,家里才能杀一只鸡吃,除了客人吃的,剩下的我们岁数大的只能分到一坨鸡肉,其它的都是弟弟妹妹的,而父母亲连鸡肉汤都舍不得喝,留起第二天给我们吃。我家父母有个不成文的规矩,说是新衣服先拿给我们大哥哥大姐姐穿,吃的先拿给小弟弟妹妹吃,虽然我们大的穿的还是补丁衣服,但是总比小弟弟的补丁少得多。而我在家中排列老二,所以什么好处我都粘不到边。

吃了鸡肉,生锈了很久的肠子有了油擦,解解馋。由于那个时候油吃得很少,要不要吃一顿肉便是天大的好事。然后就开始宰猪,而且必须要早,不然你只要宰了过年猪,必须交一半给乡供销社,所以大家都来不及吃过年肉,先把猪肉背到乡上去卖,然后才回来吃饭。因为过年我们等到家里猪肉煮熟了,也不会先吃,还是要等到卖猪肉的父母回来以后才吃团圆饭,所以短短只有几个小时,是我们小孩子每年过的最漫长的时间,等父母一回来便嗷嗷大叫。一旦开始吃,由于好久没有吃肉了,狼吞虎咽,要不要吃多了,半夜三更大吐一场,但父母没有骂我们,反而说娃儿过年吐了,来年粮食要获得丰收,财源滚滚。因此我们营盘的人还是“狡猾”,每年过年别的地方上午10点左右才宰杀过年猪,我们村庄早上8点左右就把猪杀了。

母亲说年好过,日子难过,你们如果不好好读书,要不然就吃一辈子的苦。三天的年过完了,生活便又回到了平日的粗茶淡饭中。

自改革开放以来,三十多年的沧桑巨变,使农村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今天吃肉已不是问题,基本上天天都在“过年”,过年的氛围也不是那么浓了,每听见城里人说大鱼大肉不想吃了,我又想起了小时候的生活,它一直留在我记忆的深处,让人难以忘怀,那段生活我这一生无法抹去。

如今的家乡,看不见一个低矮的草房,他们被鳞次栉比的砖瓦房取而代之,油路修到了家门口,电视机、洗衣机家用电器和家具应有尽有。大多数的父辈们已经和祖先们在一起了,当年的小孩子们已经是家里的顶梁柱。唯一不变的是这一年一次的彝族年。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