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东文学发言人

首届“棋山杯”全国文学大赛参赛推选稿件

 
 
 

日志

 
 
关于我

毕业于北京舞蹈学院。

网易考拉推荐

[第二届“汶水杯”全国散文大赛征文] 忆诗仙李白 作者:广东省顺德黄明华  

2014-06-13 14:34: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顺着夏风的方向,把塞在牙缝的词句狠狠剔出窗外,砸碎阴沟一斑干燥的青苔,未干的墨汁和饥渴的泥土相拥,渗透着体温,一首没有勇气对你说出的诗钻进了大地。当没有预约的夏雨袭来,冒昧爬出一条着上墨装的蚯蚓,才忆起深藏的言语已经融化,湿了彩虹,湿了青山。那就任它匍匐爬到下游的木棉树,化作肥力孕育出一朵花立在蝉声旁,撑开鲜红的心事等你路过。

尾随流淌的墨路走去,拾起几个被青石拦下的残缺不全的词骨,埋在树根下枕着《草堂集》同眠。当木棉花香飘来,你闻到了吗,风已走进了夏季深处,正向你的方向飘去。夹杂在稻花香里的墨水味,混淆在蛙声里的言语有一种虔诚的诉说,被锋利的夏风雕刻成一页颂歌。抛出的问题,几粒稀疏的蝉声帮你抢答了。还没等我听清错对,一群蚂蚁蟄痛我翘首等待的眼神。低头一看才知不小心挖到一个蚁巢,千军万马的蚂蚁正吃力把几个笨重的词骨搬进房子,啃着,舔着。一颗刻意让你读懂的心被蚂蚁吞进了胃液浸泡,冒出许多泡泡爆开思念的力量。但愿蚂蚁饱餐我的心思后,钻进那堆黄土,把词句言语带到你面前展开给你阅读。我把趴在身上的蚂蚁碾碎,挤不出半滴血液。我以为蚂蚁会像蚊子一样吸走血液里流淌的另一首诗,是留给你的密书。如果在长安客栈孤饮与你偶遇,我一定鼓起勇气让阳光展开,让风把它读出。不再看着你诗歌擦过的背影,又别扭地装进兜里畏缩着。几次洗澡忘记掏出,被母亲搓洗成一个爱恨交加的纸团。我小心翼翼拿到太阳下烘干,任我如何吃力地辨认,那堆被搓碎的字句,那团被折断的笔画再也不能连缀成一首诗,只好吸收着月光伏案慢慢重新忆起。

把掏出的泥土还给被我毁容的大地,盖上。把迷途的蚂蚁送回被我捅穿的家,安顿好。赠送词骨和残墨埋在大地的入口,围坐在树根旁燃烧那份坚守,相信你一定会从此路途径拾起那份热取暖。你是天生游客,今天却看不到你“仗剑去国,辞亲远游”的身影。那就留给日后丰沛的雨水冲走那份裸露的眷恋,坠落江河漂到一个返不回的下游,漂到一个你曾驻立观望的港湾,等来你的阅读。在雨水来临之前让那份对你的恋爱暂时避开风雨,回到木棉树根旁,钻进蚯蚓洞,被欣赏我的蚂蚁和蚯蚓咀嚼吧。在某个雾霭滚滚的早晨,蚂蚁和蚯蚓一定会合力掘出一条通向地面的隧道,让散落的字句呼吸氧气。让那份爱恋不会窒息,让它嫁接到木棉树的根须深扎土壤栖息,吸收渗透的雨水、甘露、地温、风和日丽和日月精华去蔓延思绪,长出一朵朵像木棉花那么绚丽的故事,让乘凉老人的笑谈传递,让某天路过的你重新拾起梳理成一幅更华丽的篇章,让风吹到码头,让行人驻足洗耳恭听。

累了,我在树荫下切割一块凉影披在身上,小酌一杯。你也喜欢沽酒,何不走来一起碰樽?一人独饮,醉意比夏风来得更快。我靠着木棉树小憩,倦意、醉意和木棉树绿意扭缠在一起。一阵凉风吹来,散漫的心思安详地融入了梦乡,血液里流淌的另一首诗托着梦缓缓飘起,一个字一个字安放在木棉树的每个枝桠生根发芽。醒来,树顶散落星星点点的木棉花压低枝桠,鲜红地流着我血液里另一首诗。你路过了吗?在我睡着的片刻。你看到了吗?在这花红里羞涩盛开的心事。你读懂了吗?在花须匍匐的梦里,镶嵌着一两丝黄色的抑郁点缀着这多情的夏季。黏在眼睑上的残留的睡意,被一缕烧红的日光灼伤,逃到老人乘凉阴影下被扇子扇个粉碎。凉风总喜欢赖在这里停泊,沸腾的血被冷却了下来,终于赶走初醒时分的那份昏沉。我挪着慢得像蜗牛的步伐,平静地靠近与我一样一言不发的石板凳,沉默分享乘凉老人的笑谈,却把自己胆怯的诗词掖藏在腰兜里紧锁,像蜗牛收拢的心事畏缩在贝壳里不敢裸晒阳光。问远去的夕阳,何时才能把这诗词捧送到你的怀里,用你的体温温热,孵化出一个勇敢的表白,像枝桠上盛开的木棉花给人醉赏。望向远处的来路,幻想寻找到一个期待的眼神来瞟我一眼,瞟木棉花一眼,最后心满意足地回去,一直幻想到天黑。

幻想到秋季,幻想到干涩的秋日抚过每条枝桠,幻想到木棉树叶披上枯黄的噩梦,幻想到树下乘凉的老人没有踏响相约的脚步,我又来到木棉树下等你路过,但还是竹篮打水一无所获。我于是提壶浊酒登门拜访,奈何你熟睡不肯醒来。把酒泼洒在门外的青山花群,跟着滴落的雾水流入你的梦,盼你醉后诗意狂滚。秋风沿峰脉奔来,奈何半日闻不到你的诗吟装入空樽,愁叹青山无诗枉留君。秋无三日雨,巧遇冷雨淋乌云,乌天黑地不见五指,我问马鞍山何处可寻,拨开云雾就是不见村。瑟瑟的秋风钻进木棉花的根部,掰开与枝桠不舍的吻,绊倒木棉花的伫立,在秋风中颤栗,朵朵脱落,摔碎泛黄的回忆,凋谢一首沧桑的诗等你来踩响。我脱件外套铺上,掩盖住木棉花伤心的哭泣,掩盖住洒落的思恋不让被路过的鸟儿叼走。外套的暖温让木棉花暂时延长了鲜红的生命,但是一夜秋雨就把它淋成一粒粒湿烂的黑土腐蚀在灰黄的大地,枕着根下的虫鸣熟睡。即使秋风殷勤地吹抚,树枝努力地比划,再也不能在树顶开出木棉花,再也不能重复地写出诗词滚落在黄叶荡漾诗歌,但我仍然催生心思贴着天蓝眺望着远方像昨天曾为你等过。

如果你某天路过,你会停下脚步把目光停泊在木棉树根下吗?即使没有巧遇花红的季节,也会闻到泥土叹息的虫孔。即使寻觅不到残留的墨迹,也会挖掘出几根游曳不愿远走的诗骨。那里曾经住着两首蒸发着虔诚的诗,一首曾经抛出窗外,抛出崇拜;一首曾经流淌在血液,流着敬意,都没勇气跟你说出,都开成木棉花归宿到大地。只因我的诗歌难比你的千古绝唱可流芳百世,只在木棉树上鲜红了一个夏季。你是一座高山搁浅在青山,我是一粒尘埃,匍匐在你根基下。我不敢仰视你,几多后人也只能对你附身跪拜。当木棉花落,你会收集一片残花、一捧粉土和一个游离的诗词,留住芬芳贴在唇边慢舔,留住花语贴在耳旁细听吗,请把你的指教托秋风邮寄给我,愿我能站在你的肩膀看得更远。只是你眷恋着大地的体温,拥抱着青山绿水,不再饮酒狂欢吟诗作词。你永远做了大地儿子,也永远做了诗坛教父。岁月读懂了你,我读懂了你,秋风和大地、蚯蚓和蚂蚁、乘凉的老人和木棉树读懂了我,只有我不曾读懂自己,像你不曾读懂我一样。

来年春天,阴沟那斑青苔等绿了,我提壶浊酒苦登青山再顾茅庐,你还是不肯开门接客。春无三日晴,纷纷细雨淋湿青山这堆黄土,你的孤坟。你畅饮着春风,枕着《草堂集》沉醉着不肯醒来。曾经那页夏风雕刻出的颂歌,跟着春风飘到了青山,贴在两块巨石化身两座碑文立在你的左右。春雨把碑文洗得一尘不染,光亮地咏唱着你。只是浊酒无人再饮,绝章随烟而去,从此山间河岸没你吟唱经纶。在金陵、扬州、姑苏、荆门码头,再不见你登船溯江而上,任我望穿秋水。停泊在港湾的那页爱恋还在翘首等待,不愿融化成江水的透明。青山上的那束坟草被春雨润湿,一夜长高三寸,半潭积水照映着你的孤魂,曾经的极诗化作春雨立在香芸。我想摘一朵坟草托路过的鸟儿寄去皇宫,又怕触怒唐玄宗,又怕弄伤根旁新笋。那就折篮花香带回乡村,却引来彩蝶殷勤地舞着花裙,那醉态正似君,冒雨相送至黄昏。为何既到门前而不进,也好亭下煮酒一起辩诗论。今夜春风困,又梦你与杜甫酒三巡。

 

   

 简介:黄明华,笔名黄植      广东龙川人,毕业于广东海洋大学,已在很多刊物发表过专业论文,但喜欢散文,向贵比赛投稿,参与实力比拼。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