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东文学发言人

首届“棋山杯”全国文学大赛参赛推选稿件

 
 
 

日志

 
 
关于我

毕业于北京舞蹈学院。

网易考拉推荐

[第二届“汶水杯”散文大赛征稿] 母爱,生命的脐带 作者: 张元和  

2014-04-24 09:07: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母亲去世后,大弟携儿挈女下广州了,小弟夫妻双双去杭州了,父亲也及不可待地随新伴离家而去。曾热热闹闹其乐融融的一大家子,就这么各奔东西了。

父亲与两个弟弟天各一边。他们各忙各的,三年五载也顾不上回家一趟。而作为家里的长子,我不得不回家看看我人生之梦的故园。

夏日炎炎,我冒着酷暑驱车回老家。来到村头,乍一看,那通往老家的绿荫之道,沿途已满是纵横交错的荆棘。昔日侄儿侄女们的欢声笑语已销声匿迹,母亲的音容笑貌也荡然无存。日常被母亲清扫得干净亮堂的院落,早已长满了蕃芜的杂草。两栋典型的湘西农家村舍孤寂地坐落于荒凉的芜草丛中……

这就是我的老家?

我抚摩了好一阵,才打开锈迹斑斑的门锁。跨进满是蛛网的家门,家里四壁皆是绿霉,满屋都散发着异样的霉味。楼梁上那呢呢喃喃的燕子早飞走了。房楼上那热热闹闹的蜜蜂也飞去了。堂屋潮湿的地面上滋生着如茵的青苔。房屋里七零八落的家什上,积满了厚厚的尘埃。房屋之上的瓦槽已百孔千疮,炎阳透过破瓦之罅,投下许多大小不等的光柱。透过这些大大小小的光柱,满目都是飞扬的尘灰。雨天,那些从破瓦罅隙漏下的雨水,顺着梁柱直往下渗,好些椽、檩、梁、柱几经罅漏之水的浸蚀,已日渐腐去。四周湿润的墙角已丛生着参差的树苗,墙头上早已爬满枝桠交错的青藤……空空荡荡的房屋比我的心还空荡,冷冷清清的老家比我的心还冷清。

想当年,母亲在世时,家里总洋溢着祥和热闹的气氛。

侄儿侄女成天嘻嘻哈哈围着他们的奶奶转。时不时,外甥外孙女也争相赶来凑热闹。一天到晚,家里总是欢声迭起,笑语不断。每到双休节假日,我与妻也迫不及待地带上女儿赶回家来,让父母尽享那天伦之乐。

节假之日,倘使我们因事耽误了回家的时辰,父母非得焦躁地赶到公路上来盼我们。

记得一九九八年中秋节那天,我与小弟夫妻早约好,下班之后一起回老家过节。可小弟因琐事缠身,大家左等右等,等到快六点钟,我们才匆匆驱车赶回家。在路上,我便猜想,母亲一定又一瘸一拐地蹒到公路上盼我们来了。果然,我们的车还未驶进村头,远远便见父母双双雕塑般的端坐在公路旁的石阶上,母亲的拐杖搁置一旁,彼此双手托着下巴,凝神地朝着我们前来的方向张望着,期盼着。不知是过于凝神,还是老眼昏花,当我们的车开进村庄时,父母还端坐于公路旁的石阶上,双手托着下巴,凝神地朝着我们前来的方向祈盼着,张望着……当时我虽然没有带数码相机,但父母端坐于公路旁双手托着下巴期盼儿女的镜头却永远定格在我的心灵之中。

母亲见我们大家都欢聚一堂,总是孩子般的喜形于色。尽管母亲因中风半瘫手脚不便,可她还是成天一瘸一拐地忙个不停。一天到晚不是忙这,就是忙那,似乎她越忙心里越塌实,越忙心情越舒畅。其实,我们作儿女的都已为人父母了,家里根本用不着母亲再为我们操劳了。我妻最善烹炒,无论什么菜,经过她的妙手,准会炒出满桌的美味佳肴。因而,每次回家妻总在厨房忙活。我生在农家长在农村,从小则练就了上山砍柴下地种菜的农活。因此,每次回老家,我总喜欢扛起锄头偕同父亲到村前寨后的自留地柑桔园转悠转悠。女儿呢,对自己的奶奶更是有着特殊的感情。每一次回老家,她总要到超市买上奶奶时常最喜爱的糖果。她总有对奶奶说不完的话语。奶奶也甚是疼爱自己一手带大的这个孙女。

女儿出生时,由于妻没有多少乳汁,是母亲昼夜用米粉奶粉将襁褓之中的小孙女悉心哺养。我与妻都忙于教学,女儿才几个月,便全托给乡下的母亲了。母亲是当教师出身的,是村里第一个女党员,也是多年的村干部,对于我们这些作儿女的都能因势利导,对于自己的小孙女更是循循善诱。女儿在人生的摇篮里,在童蒙的岁月中,在奶奶的呵护熏陶下,不但学到了许多文化知识,而且还懂得了不少处事为人的道理。上学后,女儿并没有辜负奶奶的祈望。跨入校门之后,女儿一直品学兼优。在许多的文艺竞赛中,女儿多次摘金夺银,而且在多家报刊上发表了自己的文章。每次回老家,女儿总忘不了带上自己的奖状、奖证、报刊作品,让奶奶幸福地分享自己的成功与喜悦……

而今,母亲走了,我们的成功与喜悦再又去与谁分享?生活的烦恼又让我们再与谁去诉说?每当想到这些,我的心总是酸酸的,我的眼总是湿润的。

母亲走了,母爱没了,老家已日渐荒落。尽管我节假回家竭力清除杂草,清扫尘埃,修缮老家,但没有母爱的维系,老家又还成什么家呢?

母爱,——只有母爱才是维系家的真正纽带!

母爱,——唯有母爱才是我生命真正的脐带!

 作者:张元和  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